醫生說腎臟不好不要東補西補,那我要不要補鐵?


腎臟科醫師時不時就會在門診被問到
“醫生我腎臟不好,是不是就是…腰子不好”

嗯,此腰子非彼腰子

病患此時多半鬆了一口氣,這時我們會趕忙再追加

“所以不要亂補呀!(食補藥補要小心高蛋白高磷高鉀的問題)
“那我需要補鐵嗎?”


喔~這倒是一個好問題,腎臟病患者會不會缺鐵?

隨著腎功能的衰退,身體造血的機能也會越來越差,除了腎臟分泌EPO減少(我常用的比喻是:造血的賀爾蒙),身體吸收以及利用鐵的能力也越來越差,造成貧血是腎臟病到後期非常常見的症狀。


這裡有個關鍵詞是Hepcidin

Hepcidin由肝臟製造,是哺乳類調控鐵質循環的重要成員。

Hepcidin的目標是ferroportin,後者的作用是把鐵從細胞裡面打出來,在腸道(尤其是十二指腸)就是把腸胃道吸收的鐵打進血裡(肝門靜脈,和其他的營養素一樣)。而作用在巨噬細胞Macrophage上就是把巨噬細胞裡面的鐵排出來讓身體再利用(巨噬細胞裡的鐵來自被破壞的老化、壞掉的紅血球)。

當Hepicidin接到ferroportin時,就會害ferroportin被拉近細胞裡面分解,結果就是腸道的鐵無法吸收,巨噬細胞的鐵無法被再利用。Hepcidin在慢性發炎、慢性腎臟病都會升高,造成慢性腎臟病的患者鐵質難以從腸胃道吸收(真正缺鐵),造血時也難被利用(功能性缺鐵)。

Batchelor EK, Kapitsinou P, Pergola PE, Kovesdy CP, Jalal DI. Iron Deficiency in Chronic Kidney Disease: Updates on Pathophysiology, Diagnosis, and Treatment. J Am Soc Nephrol. 2020;31(3):456 LP - 468. doi:10.1681/ASN.2019020213
Batchelor EK, Kapitsinou P, Pergola PE, Kovesdy CP, Jalal DI. Iron Deficiency in Chronic Kidney Disease: Updates on Pathophysiology, Diagnosis, and Treatment. J Am Soc Nephrol. 2020;31(3):456 LP - 468. doi:10.1681/ASN.2019020213


口服還是打針?

因為慢性腎臟病患者腸胃道吸收鐵的效率非常差,又常有腸胃道的副作用(腹瀉、便秘、脹氣等,可能多達40%的人碰到),為了增強吸收或避免藥物交互作用,吃的時間又很要求(要空腹、避開其他的藥品),在在都讓口服鐵劑在腎功能不全的患者很難使用。

因此不管是KDIGO或是NICE,基本上ESRD(透析)的患者都建議要補鐵劑的話,直接打針!而沒有既定血管通路的CKD慢性腎臟病患者,可以口服試試看,不然就大劑量低頻率(一個月一次或是更久)的針劑補充,重點是要有效,但也避免一直打針。 

這邊先跟大家分享一個trial(RCT)

FIND-CKD(2014 NDT)

約600位CKD患者用一年的時間比較 “靜脈 vs 口服”鐵劑,其中靜脈鐵劑組分兩組,指向不同的Ferritin目標。結果是目標Ferritin 400-600的靜脈鐵劑組:

  • 減少輸血
  • 減少ESA用量
  • 而且沒有增加感染或是心血管的風險 

Figure 2 of FIND-CKD, redrawn by DrEureka鄭又齊醫師. Nephrol Dial Transplant. 2014;29(11):2075-2084. doi:10.1093/ndt/gfu201

Figure 2 of FIND-CKD, redrawn by DrEureka鄭又齊醫師. Nephrol Dial Transplant. 2014;29(11):2075-2084. doi:10.1093/ndt/gfu201

其實他的月劑量不高(high iron group在後半年只剩不到五分之一的病患還在補鐵劑,補的劑量是500mg/月),這樣算來該組的平均月劑量可能才100mg上下而已,只是分布很極端就是) 

那接下來最大的問題來了,就是timing。


什麼時候開始補充鐵劑,又應該在什麼時候結束?

Share this

Related Posts

Previous
Next Post »